11强房企有息负债均值2216亿元 头部房企净负债率高低差多达6倍

时间:2019-08-09  来源:证券日报 

   降杠杆并非一朝一夕,降多降少亦是门学问。一家房企资产负债表的变化,方寸之间可以折射出其攻守意图和战略调整方向。而对负债率高低的选择,则决定着房企被贴上保守、稳健,亦或激进的标签。

 
  高负债是不是错的,或许难以判断,毕竟有些房企是借高负债上位的,且用高周转化解了高负债带来的风险和危机。但在这张负债表中,有一个指标却是企业非常关注的,即有息负债,因为这决定着每家房企的老板每天醒来后,要还“几个亿”的利息。
 
  据《证券日报》选取的万科、中海、龙湖等11个行业头部房企近两年有息负债指数来看,11强房企平均有息负债是呈上行趋势的,2018年这一均值为2216亿元,同比上涨32%。
 
  “有息负债规模和资金成本高低影响企业利润率水平。”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有息负债规模上涨的同时,不同规模企业的现金等价物也可能随之上涨,所以如果看一家房企的资金链状况,还是要看偿债能力。
 
timg-(1).jpg
 
  头部房企净负债率高低差巨大
 
  前一段时间,200多家房企宣布破产清算,九成以上是资金链断裂所致。不难看出,控制负债率是一家房企的必修课,但每家企业对负债率控制的标准却都不尽相同。从2016年降杠杆成为大势之后,纵观这几年房企的表现,可以发现万科、中海、华润和龙湖等求稳型房企净负债率(指考虑永续债后的净负债率,下同)控制在50%左右;后起之秀新城控股、旭辉等中型求规模型房企净负债率在70%-100%之间波动;恒大、融创等为跻身行业前四激进型房企净负债率在150%以上。
 
  值得关注的是,《证券日报》记者观察发现,若以上述考虑永续债后的净负债率指标来看,万科、中海在30%以内;华润、龙湖、碧桂园在50%左右;恒大和融创则在150%-170%之间;最高和最低者的差距高达近6倍。
 
  另外,从有息负债规模增速来看,万科、中海、龙湖等房企2018年比2017年同比增长速度低于55%;新城和旭辉等则高于60%;融创和恒大2017年以来致力于降杠杆率,2018年的有息负债规模与2017年相比,增速控制在5%以内。
 
  “负债率高低并没有统一标准。”阳光城集团执行副总裁吴建斌近期表示,对负债率,不可视而不见,又不可谈虎色变。换句话说,负债率增长过高和过低对企业发展都相对不利,反而是不高不低的稳健派或许能走出自身的节奏。
 
  “每家企业的经营导向不一样,以融创为例,在现金流和负债两个指标中,若更看重现金流且手里现金覆盖负债,就不存在兑付压力。”张宏伟认为,但一些央企和个别民营企业净负债率较低,融资成本也不高,运营稳健。
 
  龙湖等房企融资成本低
 
  “融资成本几乎决定着企业的利润率走向,市场当中有一个指标(内部收益率IRR)是说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可承受的最大资金成本。”张宏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内部收益率(IRR)说的是累计净现值为0的时候的贴现率。很多人以为,内部收益率指的是项目的获利水平,其实这是不对的,内部收益率的本质含义指的是项目能承受的最大资金成本(比如贷款利率)。换句话说,你内部收益率是20%,而利率是20%的话,你一分钱也不赚。”
 
  换言之,内部收益率越高,资金成本越低,差值越大,利润空间越高。实际上,每家房企想做大利润空间,降低融资成本向来是必修的内功,但在这个天然的资金密集型行业中,高负债导致的高利息支出一直是高利润的“劲敌”。不管是头部房企,还是中小房企,都难以获得低成本融资,尤其民营房企更为艰难。
 
  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因目前大部分房企尚未公布2019年上半年年报,以2018年数据来看,以上述11家头部房企为样本,在融资成本保持在5%以内的阵营中,唯有中海、龙湖、华润和保利4家,万科亦被排除在外。尤为值得注意的是,龙湖是其中唯一一家民营房企。截至2018年底,龙湖有息负债规模不足1200亿元,融资成本仅为4.55%,2017年为4.5%,变动幅度仅升了0.05%,其近两年融资成本几乎与中海和华润持平;融创、恒大和新城则均超过6%。
 
  此外,万科、中海、华润和龙湖这几家房企近两年的融资成本升降幅度均不超过1个百分点,是业内少有的持续性较高的稳健派。以龙湖为例,过去3年,在整个行业加杠杆过程中,龙湖是极少数没有用过非标、影子银行、信托的企业。“我们没有用任何高成本融资的方式,非常自律,才使得今天的龙湖有这么多授信额度。”龙湖集团执行董事邵明晓此前向记者表示。
 
  “近年来,龙湖集团内部对净负债率水平是有红线要求的,必须控制在60%左右,近两年的实际表现均在50%左右,因此带来了较为稳健的财务盘面,进而在资本市场信用评级较高,才能拥有多年稳定的低成本融资渠道,加上资产属性较为优质,即使每逢市场难找钱且找钱成本较高的局面,龙湖也都能找到低利率筹钱的渠道。”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本报记者表示,融资成本维持在5%的水平,才能保持融资战略的主动性,产生良性循环。
 
  正如吴建斌所示,中海在2001年制定了净负债水平不得超过40%的红线管理,后来,这家企业小步快跑、稳字当先,多年后,成为行业的利润王、市值王和品牌价值王。
 
  不难看出,龙湖也在走中海的这一发展路径。据记者了解,目前,龙湖是行业内唯一的境内外全投资级民营房企:其中,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标普、穆迪、以及惠誉给与龙湖的最新评级分别为“BBB-”、“Baa3”、“BBB”。此外,大公国际、中诚信证评、新世纪均给予龙湖“AAA”评级。
 
  不过,不管哪种经营模式,获得多少评级机构的认可,在吴建斌看来,“负债率是否高,衡量的一个重要指标是,你所关注的企业的资金周转是否快。如果保持足够快,说明生意有的做。”
 
  同样,不管哪种生意,行业是大机会还是小概率,从盈利指标来看,融资成本还是越低越好。(记者 王丽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