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挣扎在灰色地带的“毒药”

时间:2018-05-02  来源: 

   鸿茅药酒今天又双叒叕上热门了,是因为一场跨越大半个中国去铐你的“闹剧”。

 
  4月16日,据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消息,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并责成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对鸿茅药酒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
 
  一是责成企业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作出解释;二是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三是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持续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力度,督促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
 
  而就在此前不久的莎普爱思也刚刚走下神坛,无论是药品有效性,还是广告合规性也陷入巨大的信任危机,此后,引来监管层介入。不管是鸿茅药酒,还是莎普爱思,在宣传上,都掷出过不菲的广告金额。
 
  中老年人钟爱保健品
 
  无论是鸿茅药酒还是莎普爱思,近年来,此类保健品的上市层出不穷,甚至保健品的公开推销也成了常见事。
 
  日前,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与上海市消保委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过去一年上海13.8%的老年人在保健品上消费超过1万元,44.9%的老年人有非理性消费保健品倾向。据介绍,去年上海市消保委共计受理保健品投诉375件,同比上升2.2%,涉及金额300余万元,但保健品投诉数量仅占投诉总量的0.32%,且大部分是子女投诉。
 
  调查数据显示,虽然调查对象中七成以上的子女提醒过老人不要上当,但效果并不理想。购买保健品的行为倾向与老年人的学历、原工作职务等无关,与年龄、健康状况和与子女亲密度相关,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快速提高。如在61—65岁老人中,此比例为28.7%,但80岁以上老人则达到95.2%。
 
  多数保健品“虚假宣传”
 
  《慈善公益报》的调查,我国每年营养保健品的销售额超过2000亿元,其中老年人消费占了五成以上。而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一项调查也表明,70%以上的保健食品存在虚假宣传、夸大功效的现象。
 
  不少老年人购买了来路不明的保健食品,花了很多冤枉钱不说,还可能耽误治疗,影响健康。说没用,还真算是客气了。
 
  如果你还有疑问,《人民日报》曾发文:《目前在中国,所有保健品都是骗人的,没有例外》。说得很明确,时间,目前为止;地点,在中国生产;对象,所有保健品;结论:都是骗人的,没有例外。
 
  同样是维生素C,在药店里买可能只要几块钱一盒,而在保健品的专卖店则有可能卖到三四百元一盒,保健品的价格之高几乎是公认的事实。尽管保健品的厂商在宣传时会表明自己使用了更高级的原料和工艺技术,但从生物学的角度上看,相同的有效成分使得它们对人体的影响几乎没什么差别。
 
  伤害老年人的“毒药”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以及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国将逐渐步入老龄社会,老年人将成为一个相当庞大的社会群体。殊不知,老人们由于年龄、身体的原因,出门少,接触人也不多,有些老人整天对着电视看,有些老人躺在床上发呆。由于长期感到寂寞又不能排解,不少老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长此以往,一些老人将精神寄托于保健品。
 
  专家认为,老年人知识更新慢,面对疾病,他们往往会病急乱投医,导致轻易被骗子“拿下”。即使是具有一定文化水平的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也使他们的心理防线容易被攻破。
 
  有的独居老人,明知道养生讲座和保健品是骗人的,也乐此不疲。可见,一些空巢老人,因孤独寂寞,均患上了保健品依赖症。换言之,保健品已沦为一种精神“毒药”,而不是亲情缺失的“解药”。一些商家和骗子,宣称保健品是“健康必需品”、具有“疾病预防、治疗功能”,或向老人过度推销保健品、养生术等等,均是一种违法行为。针对这种“欺老”现象,有关部门应高度警惕,并制定铁律进行严厉打击。然而,保护老年人权益,仅凭制度和法律约束是远远不够的,关键是要树立全民敬老意识,倡导人们恪守社会公德,尊重和善待老年人。事实上,子女尽孝和亲情陪伴,才是老人最需要的“保健品”。
 
  保健品的监管
 
  我国目前对保健品的监管是多部门链式监管,涉及食药监、工商、卫生、公安等部门,“九龙治水”是食药监领域的老问题,多头监管削弱了执法力量,影响了打击保健品等营销骗局的力度和效果。作为一类特殊商品,保健品类型复杂、品质良莠不齐,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和专业性,没有专业的监管机构和队伍,很难取得常态化的监管效果。要切实加强打击食品药品违法犯罪的力量,必须建立一支专门的执法队伍,积极开拓监管手段与途径。
 
  从国际上来看,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在内的发达国家,食品药品警察已成为维护食品安全的重要执法队伍。近年来,我国有一些省市也试点设立专司食品药品执法的警察,食药警察在打击食品药品犯罪方面显示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目前只是地方试点,机构设置、队伍管理等还有改革空间,未来改革的方向应当是将食药警察划归食品药品监管部门直接管理,像加强海关缉私队伍一样进行专业垂直的领导,确保食品药品执法的力度和效果。
 
  立法和执法部门需要通过更有力的法治手段规范市场。要规范市场的销售行为,要求商业经营场所必须证照齐全;商品和服务必须明码标价,销售对象为老年人的,必须主动提供发票。同时,建议设立老年人购买保健品的“法定冷静期”制度,即60岁以上老年人购买保健品在一定期限内,享有无理由退货的权利,以避免老年人非理性消费行为可能带来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