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中国该如何出招?

时间:2018-05-15  来源:新华网 

   防风险是金融业永恒的主题。伴随着最近几年国内国际经济和金融形势变化,中国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了更加重要的位置。

 
  5月14日,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新华网思客主办的参事讲堂上,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广东省人民政府参事刘小辉、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管清友、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就如何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在改革发展中解决问题进行了深度对话。
 
  夏斌: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要坚持四大原则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我提出四条原则:止血原则、共担原则、成本原则和时间原则。
 
  所谓止血原则,就是看到已经违规的事,因为法规不健全而产生的风险应该尽快整顿资金堵漏洞,边立规矩、边化风险,坚决做到存量风险只减不增。比如第三方支付,人民银行、保监会要给牌照就意味着要管理,支持你创新,但是要管控风险。这是止血原则,不要再产生新的问题。
 
  第二,共担原则。面对这些风险怎么办?谁欠债谁还,中央财政坚决不兜底,万里长城绝不出现一个缺口,绝不退步,发现风险坚决处理,谁的孩子谁抱。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有缺口,不好立规矩,不能健全真正的市场经济,从国家角度一定要打破这个问题。
 
  第三,成本原则。针对地方债务,还本付息压力,为了降低预期成本怎么办?能不能债转股、债务置换,这些问题都要妥善解决。
 
  第四,时间原则。面对中国在经济转型从高速增长到下行的过程中积累的风险,需要时间,不能着急。只要加快结构调整,加快改革步伐,医疗、养老等方方面面加快发展,企业有意愿,慢慢后面的债务也能化解,潜在增长率也能化解,经济增长率从总体、总量来说就不会爆发。
 
  管清友:微观处置风险点是防范风险的重中之重
 
  目前来看,我觉得是“有风险之忧,无惊险之虞”。我们要尽快处置已经或即将发生的风险点。
 
  微观处置风险点是防范风险的重中之重,这些微观上的风险点包括房地产等。目前,我比较关心的是在上市公司再融资,这些上市公司在股权质押这一块的风险比较明显,股票市场出现了非常大的压力,导致原来的部分股权质押出现风险,有的濒临平仓线,有的甚至爆仓。有些银行体系经过过去一年的处置,已经初见成效,包括人民银行把去杠杆改为调结构,表现在具体的再融资、股权质押。
 
  张明:外部局势复杂,加快国内结构性改革尤为重要
 
  现在防范风险爆发很重要,但是让风险释放也很重要。有些时候监管的方向要坚定,节奏要可控。要注意监管协调,防范挤泡沫的过程导致经济下滑超预期。
 
  在中国刚刚开启金融防风险过程中,外部局势复杂,对于国内金融控风险有更高要求。这个背景下,当前加快国内结构性改革尤为重要。加强金融监管的同时,还要加强实体经济改革。首先,把国内很多服务业部门真正向民间资本开放,教育、医疗、养老,让民间资本有更多出路,同时使城镇居民有更多的优质服务,真正解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第二,加快国有企业混改,有助于提高企业效率。第三,土地流转的制度也要加快开放。我们一方面要加强监管,一方面要推进改革,在外部不确定的情况下,保持去杠杆平稳运行。
 
  刘小辉:要有容错空间,但不能容犯法
 
  广东经过两次金融风波的冲击,从今年的情况来看金融风险是可控的。一是广东改革开放比较早,先行先试的产业升级和转型,比全国早5年到8年。产业支撑非常重要,如果产业不行,就容易导致金融空转,所以产业实体经济要做强。
 
  广东是全国的经济总量大省,金融资产、存款、金融增量比较稳健,这得益于开放早、产业转移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包容,实际上就是容错。不管你是先行先试,摸着石头过河,你要容错,但是不能包容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