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未遇大变革如何颠覆人类出行方式

时间:2019-07-03  来源:中国青年报 
  科学家和企业家热议新能源汽车发展
 
  人类未来的出行方式将走向何方?从一幅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地图上或许就可以找出端倪。
 
  在7月2日举行的2019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协主席万钢向与会者展示了带有雾霾日数实况的中国地图,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黑河-腾冲线(即胡焕庸线)两侧的色彩呈现“天壤之别”,这条线的西北侧几乎是无雾霾的白色和少部分绿色,而经济较发达的东南侧,则是象征着重污染的“五彩缤纷”。
 
  “这是一个特征或缩影,中国的能源、产业、经济分布是我们研究汽车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观察点。”万钢说,随着内燃机汽车大规模普及,石油依赖凸显,大气污染严峻,温室气体剧增,城市拥堵,形成了对汽车产业发展的巨大压力,激发出汽车产业节能减排、低碳、安全、便捷、高效发展的内生动力。
 
  当天,汽车技术开发工程师出身的万钢以“迎接汽车产业百年未遇的大变革”为题作了主旨报告。他说:“随着新一代科技革命汹涌而至,形成了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变革的大潮流,全球汽车产业正在进入百年未遇的大变革。”
 
timg.jpg
 
  未来汽车是“长了腿的超级手机”

  万钢将这次大变革概括为三个关键词: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其中,智能化的核心内涵是汽车生产运行方式的变革,“在出行方面,主要体现在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
 
  他说,随着5G移动互联、北斗导航、传感技术、智能交通和能源基础设施等相关支撑技术和产业优势日趋增强,未来几年,我国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将迎来快速发展。
 
  当天,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作主题发言时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他说,智能汽车是“长了腿的超级手机”,而且是一个场景更加丰富的“手机”,其传感器、控制权远远多过手机,未来汽车可以是“移动的游戏机”,或者是“移动KTV”。
 
  王传福说,汽车行业将从“电动化”进入“智能化”的下半场。
 
  他说,传统能源汽车行业销售的下滑趋势有增无减,过去高增长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汽车行业内短期压力很大。但对新能源汽车行业来说机遇大于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党组书记、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说,良好的机动功能只是电动汽车的“1.0版本”,要充分释放未来汽车造福社会的潜能,还有赖于网联化、智能化和出行服务的创新。他同时提到,要把电动汽车升级为“强大的移动智能平台”,成为电气化、电子化、互联网化、智能化高科技产品,对于传统车企是巨大的挑战,“因为这并不是把各种硬件和软件堆砌到车体上就可以做到的”。
 
  “年轻一代对信息化有强烈的偏好和很高的要求。”陈清泰说,在跨界技术和造车新势力的参与下重新定义未来的汽车,可以确保电动化的汽车把稳网联化、智能化的方向,很好地实现与未来的对接。
 
  万钢当天提到的共享化,也和青年的喜好息息相关。按照他的说法,共享汽车作为实现汽车交通便捷、高效的运营方式,能够与城市公交互补,与高铁、航空等远程交通衔接,满足个性化交通需求,提高汽车出行效率,可以有效减缓交通拥堵。“这将逐步成为城市汽车用户,特别是青年人青睐的消费方式,改变汽车销售模式。”
 
  万钢说,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在新一轮科技革命背景下孕育新生、叠期而至,推动着汽车产业能源动力、生产运行、销售使用的全面变革,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深度、广度改变着全球汽车产业,这在汽车百年发展中是前所未有的。
 
  “这场百年未遇的大变革,不仅为全球汽车产业发展赋予了新动能,也带来了重塑世界汽车格局、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历史机遇。”万钢说。
 
timg (1).jpg
 
  2035年全球新能源汽车能占到一半?
 
  2018年,全球主要国家新能源汽车销量超过214万辆,中国销量达到125.6万辆,占中国新车销售比例达4.5%。截至2018年年底,全球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突破564万辆,中国占比达52.8%,连续4年居世界首位。陈清泰在大会上发布的《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博鳌共识》提到,“力争到2035年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份额达到50%,全球汽车产业基本实现电动化转型”。
 
  不过,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做主题发言时“泼了一盆冷水”,他说,燃料电池达到市场规模还需时日。在他看来,燃料电池的轻型车和乘用车,直到21世纪20年代中期才能达到一定的市场规模,此外,市场还要为燃料电池建立充足的基础设施,并降低制氢成本。
 
  宝马集团董事克劳斯·弗洛里希也提到,汽车电动化是一场“马拉松”,而不是“冲刺短跑”。
 
  在这场马拉松中,我国已经做了自己的准备。正如陈清泰所说,“我国几乎比任何国家,对这一轮汽车革命都有更加热切的期待”。
 
  陈清泰认为,这次汽车颠覆性变革的“底层”是可再生能源,是电动化、网联化、智能化、共享化的高度融合。而这几方面,恰恰都是我国近年发展状况良好的新兴领域,有一定比较优势,如果把握得好,中国有可能成为一个赢家。
 
  当天,科技部副部长、中科院院士王曦也透露,科技部从“十五”就开始有序安排了科技项目,支持新能源汽车创新,在“十三五”新能源汽车重点专项中,又部署了动力电池和电子管理系统等38项研究任务。
 
  发展了新能源电动车,传统油车怎么办?
 
  “有人问我,我们会不会到某一天,把‘开关’一关,对传统汽车'一刀切'?”万钢说:“我个人认为中国的发展地域太大,区域环境承载情况、生态环境情况以及气候变化的情况,都不适应于‘一刀切'的办法。”
 
  在他看来,各个省市和地区要在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和要求下,按照各自的使命来建设生态文明试验区,按照人民的要求来降低大气污染的排放,按照社会发展的需求来推动高效率共享化交通的应用,“在这样的大形势下,中国的步伐一定会走得很稳健”。
 
  新能源汽车安全问题首当其冲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董事长徐留平注意到一个问题:最近一系列的电动汽车燃烧的报道频频成为“新闻头条”。在他看来,如果处理不好,这些电动车燃烧问题个案,或可能形成“恐慌性”的态势,给正在蓬勃发展的新能源汽车行业蒙上阴影。
 
  在他看来,我国新能源产业目前正处于从“少年”向“青年”发展的关键时期,但是电动车的行驶安全性,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全商业模式的总成本,以及基础设施已成为影响中国电动汽车产业的三大关键问题。
 
  “安全第一,是确保电动汽车长期健康持续发展的关键和前提。应该重视电动汽车安全,及时发布权威信息,正面回应社会关切,避免电动汽车产业不良蝴蝶效应发生。”徐留平说。
 
  当天,就近期新能源汽车起火事故多发情况,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也透露,该部将进一步明确主管部门、生产企业、行业组织的责任,开展全行业的安全隐患排查,遏制新能源汽车起火事故的发生。
 
  辛国斌说,针对这一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还指导行业组织编写了电动汽车安全指南,发起新能源汽车安全倡议,开展如何安全使用电动汽车科普宣传等系列行动,降低新能源汽车安全风险,营造良好社会环境。
 
  事实上,就在大会举行的前一天即7月1日,一场题为“新能源汽车安全与召回”的主题峰会已在博鳌举行。安全问题的受关注程度可见一斑。
 
  万钢在这个峰会上也多次提到“安全”问题,他说:“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新能源汽车正处在培育期向成长期转变的关键时期,这次大会也要特别突出新能源汽车的安全主题,围绕开发、生产制造、运行使用等涉及到安全的环节,进行集中研讨。”
 
  万钢说,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等新技术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普及应用,如信息安全等新的安全问题将会叠加出现,因此要制定新的安全标准、规范,更需要多方发力。
 
  他还提出了以下建议:加强科技支撑、提升产业质量、完善安全标准、加强安全监管、加强科学普及。更为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车本身的技术“是否过硬”,万钢说,要深入开展动力电池技术的基础性研究,从动力电池的设计、生产制造等环节,提升产品的一致性、可靠性,从源头提升新能源汽车产品质量安全水平。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过程,也是一个标准制定的过程,要始终把驾乘者的安全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万钢说。(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邱晨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