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油车退出彰显转型决心

时间:2017-09-25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QQ截图20170925110328.jpg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表示,我国已启动研究传统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表,同时备受关注的“双积分”政策也即将发布。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表态迅速引发全球汽车业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
 
  在笔者看来,传统燃油车未来退出市场是大势所趋。目前,荷兰、挪威等欧洲国家以及一些大型汽车制造商都已制定了相关时间表。作为当之无愧的汽车大国,中国启动研究传统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表,既体现了中国对节能减排承诺和义务的担当,也体现了中国汽车产业向新能源换道,实现由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型的信心和决心。
 
  中国汽车市场已连续8年成为全球最大新车市场,汽车保有量达2亿辆。与之对应的是,中国石油需求量不断增长,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ETRI)发布的《2016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的石油表观消费量5.56亿吨,石油净进口量3.56亿吨,对外依存度高达64.4%。
 
  如果说2亿辆汽车每年喝多少油,是一笔连接地缘政治和能源转型格局的大账,那么2亿辆汽车每年排放多少温室气体和各种污染物,则是一笔连着减排和治污决战的大账。无论是着眼于能源安全,还是环境治理,都绕不开汽车节能减排这一问题。
 
  回顾汽车发展史,从卡尔·本茨1886年发明第一辆内燃机汽车以来的130多年里,科技不断进步,传统燃油车变得更快、更智能、更节能、更安全。但随着研发红利接近极限,传统内燃机进一步大幅度节能减排的能力并不被各界看好。
 
  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大众柴油乘用车在美国等市场被曝出排放造假。纵观整个事件,政府部门一直在扮演节能减排考官的角色,汽车厂商像是考生。当考官不断把考试合格的标准提升的时候,终于有一天,考生决定作弊。因此,面对传统燃油车的技术发展瓶颈,以及来自制造业成本控制和政府节能减排的双重压力,汽车企业除了向新能源“转向”别无他法。
 
  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国际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有关负责人透露的“双积分”政策即将发布的消息,更值得品味。众所周知,此前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遭遇来自国内和国外的压力,阻力重重。
 
  按照“双积分”政策,未来既对车企的传统燃油车辆进行考核,同时也考核该车企的新能源汽车。一旦“双积分”政策实施,汽车企业自身必须能够生产销售足够量的新能源汽车,否则只能购买其他企业的新能源汽车换取积分,或削减自身传统燃油汽车产量。这意味着在新能源汽车研发、量产车道上领先的厂家将获得更大的“领先红利”,而那些对新能源投入不够的厂家,将付出真金白银。
 
  触动如此巨大的产业利益乃至国家利益,“双积分”政策遭遇阻力之大可想而知。面对阻力,我国依然启动研究传统燃油车的退出时间表,并明确即将实施“双积分”政策,展现了调整能源结构、环境治理,以及推动汽车产业由大变强的巨大决心。
 
  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市场。2016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突破50万辆,累计推广超过100万辆,占全球的50%以上。在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中,中国的地位极其重要,中国的选择极其重要,中国的决心极其重要。任何一家跨国汽车巨头,都不敢无视中国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政策调整。如何乘势而为,抓住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机遇,把由汽车大国向汽车强国转型之路夯实,是产业主管部门、行业协会、自主品牌厂商不能回避的考题。
 
  当然,征求意见稿遭遇巨大阻力本身也从侧面说明,这打到了产业利益和产业格局调整的“七寸”,正是汽车产业政策制定方要从过去二十多年的教训中纠偏的着力点。因此,笔者认为,“双积分”政策不仅要落地,而且绝不能打折扣。自主品牌厂家要深刻意识到,全球汽车产业正加速向智能化、电动化的方向转变,绝不能再在庸庸碌碌中丧失变强的机遇期,绝不能再沉迷于合资利润带来的快感不思进取。
 
  在笔者参观过的众多汽车博物馆中,对位于德国斯图加特市的奔驰博物馆印象最为深刻。在博物馆顶层的参观开始处,摆放的不是世界上最早的内燃机汽车,而是一匹马的标本,底座刻有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的一句话:我宁可信任马,汽车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130多年后的今天,马车已经基本消亡。面向未来,传统燃油车也会走向没落,新能源汽车的崛起注定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