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云飞渡”考验中国外贸

时间:2017-05-04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全球经贸前景扑朔迷离,已在全球贸易中扮演举足轻重角色的中国,要积极行动,推进外贸转型升级,提升外贸竞争优势。
 
  -0.9%——尽管降幅逐季收窄,但中国外贸2016年增速最终还是收获负值。事实上,中国外贸已连续两年负增长,很有可能连续第五年不能实现预期目标,这是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来未有之现象。
 
  然而,换个视角,却又是另一番景象:在中国外贸跌幅达8%的2015年,中国货物出口全球占比继续上升,至13.8%,全年贸易顺差5700亿美元!回顾现代贸易史,从未有一个国家曾达到如此规模的贸易顺差,而上一次有国家达到如此高的出口全球占比,还是美国在“遥远”的1968年。
 
  这不禁让人困惑中国外贸到底处于何种境况?尤其是面对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国内要素成本上升,又横生黑天鹅事件、贸易保护主义、多地区政局动荡等“乱流”的情况下,中国外贸将何去何从?
 
  “世界在变,但中国是无可取代的。”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告诉《瞭望》新闻周刊,世界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国家“像中国这样具有如此庞大的生产能力”。
 
  更为重要的是,面对内外部环境变迁,特别是国际经贸“乱流”丛生的嘈杂境况,已经成长为全球经贸举足轻重角色的中国,可以更加积极主动、自信地“做出自己的抉择”,内外兼修,为未来外贸发展占据有利位置。
 
外贸.jpg
 
  微跌亦来之不易
 
  “这完全在意料之中。”面对2016年中国外贸负增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此并不意外,而是强调要认清客观现实。
 
  根据WTO的预测,2016年全球商品贸易量增速仅为1.7%,为金融危机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据IMF的预估,2016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也仅为3.1%。尽管危机已发生8年时间,但全球经济增速远未恢复到危机前水平,货物贸易更是连续5年低于全球经济增速。
 
  “本次危机后的全球经济复苏是历史上最慢的一次,远超出此前的预期。因此,中国外贸增长不好是大势。”张燕生提醒,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中国在全球市场低迷的情况下,外贸不可能独善其身。
 
  而在商务部贸易救济调查局局长王贺军眼中,由于全球经济复苏乏力,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贸易摩擦高发也正成为我国外贸发展无法回避的问题。
 
  WTO统计显示,2016年世贸成员发起的贸易救济调查月均数量达到2009年以来的最高点,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
 
  从商务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来看,2016年中国共遭遇来自27个国家(地区)发起的119起贸易救济调查案件,涉案金额总计143.4亿美元,案件数量和涉案金额同比分别上升36.8%和76%,均达到历史新高。
 
  王贺军提醒,除了贸易摩擦高发,钢铁等重要出口产品连续遭到围攻,高科技产品摩擦案件大幅增加,贸易摩擦规则环境有所恶化等特点也十分明显,值得关注。
 
  从国内来看,中国外贸持续负增长明显受到传统加工贸易下滑趋势的拖累。海关总署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中国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0.9%,而加工贸易进出口则下降4.9%。目前,加工贸易占中国外贸出口的比重依然高于30%。
 
  张燕生解释道,加工贸易主要以外资为主,集中在价值链低端,对成本尤为敏感。伴随中国要素成本上升,该类企业的外迁是大势所趋,转移到郑州、重庆等中西部地区的“只是比较少的一部分”。
 
  “形势确实更加严峻复杂。”回顾过去一年外贸发展,商务部对外贸易司副司长支陆逊讲到,在下行压力很大、不稳定因素很多的背景下,国家出台了如取消加工贸易业务审批、提高机电等产品出口退税率等多项促进外贸发展的政策,并且严抓落实。
 
  “在大环境非常不好的情况下,2016年中国外贸能够实现逐季收窄,最终取得微跌的成绩,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告诉《瞭望》新闻周刊,从全球横向对比看,中国外贸表现不错。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7年同样难以乐观!IMF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增速为3.4%,略高于2016年的3.1%;经合组织的最新预测值为3.2%;而世界贸易组织将2017年全球货物贸易增长预期由3.6%下调至1.8%~3.1%。这是世界贸易组织首次提出区间预测,意味着2017年全球贸易不确定性因素增大,贸易增速连续第六年低于全球经济增速。
 
  “两三年内,全球贸易增速还会持续低于全球经济增速。”余淼杰的这一预判在受访专家中具有普遍共识。在他们看来,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整体处于萧条状态,重回繁荣之路尚需时间。因此,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长低速匍行,贸易增速低于经济整体增速的态势在2017年很难有所改观。
 
  这既源于对当前全球经济现状的分析,更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由政局变迁所带来的政策转向关系密切。尤其是即将上任的“政治素人”特朗普,到底会将多少此前的竞选口号落实为实际行动,成为国际市场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
 
  “特朗普上任前一两年,他会兑现部分竞选承诺。退出TPP基本是板上钉钉,采取更多贸易保护动作也是可以预料的。”余淼杰认为,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经济政策,尤其是贸易政策大转向对国际市场的影响之大毋庸置疑。
 
  欧洲情形同样扑朔迷离。一方面,英国脱欧对欧盟、全球市场的实质性影响会在2017年逐步显现。另一方面,欧盟多国在2017年迎来大选,同样存在政策明显转向的可能。作为欧盟“双塔”之一,法国的右倾政党上台呼声高涨。
 
  这令屠新泉尤为感到担忧,“如果右翼政党真的上台,那么法国脱离欧盟,乃至整个欧盟的崩溃就不是天方夜谭!”在他看来,全球两大经济体政策取向都偏向自顾,逆全球化成为全球大趋势的几率也将大大增加,全球经济大循环遭遇巨大打击,必然令全球经济和贸易复苏雪上加霜。
 
  这种“风云变幻”对中国外贸的影响可能尤为明显。一方面,美国、欧盟此前一直扮演全球货物主要需求者的角色,是中国最大的两个出口目的地。另一方面,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严重削弱了俄罗斯、巴西等中国重要外贸对象的经济实力,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短时间内很难对外贸形成替代性支撑作用。
 
  “综合分析,商务发展面临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不确定不稳定因素明显增多。明年(2017年)世界经济仍然将缓慢复苏,但走势尚需观察。”在2016年底举行的全国商务工作会议上,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对2017年商务局势做出如此评判。
 
  那么,2017年中国外贸预期会呈现一种怎样的具体态势?
 
  “山雨欲来风满楼!”王贺军提醒,2017年贸易摩擦形势可能更加严峻,预计钢铁产品还会是贸易摩擦的热点,围绕高端产品的贸易摩擦也会加剧。
 
  对于外贸数据,余淼杰则给出了更加具体的预估:出口会维持微跌或微涨态势,进口有望实现5%左右的增长。
 
  塑形外贸强国
 
  “现实是,未来几年中国外贸在增速上很难有大的作为。”但屠新泉同时强调,中国已经过了“看天吃饭”的年龄,如今有能力为继续推动全球化做出贡献,也有能力应对外贸环境变迁,为将来未雨绸缪。
 
  对此,余淼杰深表认同。在他看来,一方面,中国要在现有全球贸易体系下,更加积极地发出第一贸易大国的声音,既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又要为全球贸易体系维护和发展提出中国倡议。
 
  另一方面,中国要为外贸将来持续发展积极“开源”。即,有方向、有步骤地通过推进金砖五国自贸协定等的早日达成来挖掘与新兴经济体的贸易潜力,并一如既往地与沿线国家一起推进“一带一路”,为中国外贸发展创造更多的引擎,减小对美欧发达经济体的过度出口依赖。
 
  积极寻取国际贸易话语权至关重要,外贸竞争力更是一国贸易的基石。观察近现代国际贸易史就会发现,先后崛起的几大全球贸易强国,其外贸无一不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如果继续维持过去几十年的外贸旧常态,一味追求外贸高速增长,势必是透支未来,不可持续,得不偿失。”张燕生告诉《瞭望》新闻周刊,积极塑形外贸新常态,加快外贸转型、调结构,提升外贸竞争力,中国在国际贸易中的优势则会保持更加长久。
 
  事实上,从政府到企业层面,对此正在逐步形成共识。2016年底举行的全国商务工作会议史无前例地取消设定外贸发展预期目标,高虎城在会上也提醒,“结构调不过来,只能得一时之稳,而有长期之忧。”
 
  日前,商务部印发《对外贸易发展“十三五”规划》,同样未设置具体数字目标,而是强调“外贸结构进一步优化,发展动力加快转换,外贸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进一步提升,贸易大国地位巩固,贸易强国建设取得重要进展”。
 
  商务部2016年对20多个省市、200多家企业的调研中还发现,外贸企业正在加速分化:那些因循守旧的企业仍面临生死挣扎,而那些告别依赖低要素成本,积极推进创新升级的企业“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起来”,正逆势崛起。
 
  “一国外贸竞争力的基础是国内产业竞争。”余淼杰建议,在国内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政府要在通过改革体制机制释放创新活力、改善营商环境激发发展动力等方面,在“能力范围内为企业转型升级、提高竞争力给予便利和条件”。
 
  有专家更乐观地分析认为,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39个工业大类、191个种类;525个小类)的国家,已有近200类制造业产品产量居于世界第一。伴随“中国制造2025”战略不断推进落地,更多企业“觉醒+行动”,中国制造将加速脱胎换骨,产业走向中高端,中国外贸竞争力将迎来一个新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