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发“国贫旗”内生动力

时间:2017-05-02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农牧民脱贫的内生动力被真正激发,过去一贫如洗的小县城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以下简称科右中旗)是内蒙古蒙古族人口比例最高的聚居旗,总人口25万多人,其中蒙古族人口占86%。这里属于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特困片区。受历史和自然环境等多种因素制约,不少农牧民处在“丰年温饱、灾年返贫”、“几年脱贫、一年致贫”的状态。
 
  不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近日蹲点调研发现,科右中旗脱贫攻坚效果明显,找准了“穷根”帮到了点上,农牧民脱贫的内生动力被真正激发,过去一贫如洗的小县城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无望到有盼头:

  贫苦农牧民找到“获得感”
 
  “多少年了,我们整个嘎查全是土路,开过个四轮车就漫天尘土。也没有水渠,稍微下点雨就得闹场洪灾。”昔日的景象给通拉嘎留下了深刻印象。短短两三年的工夫,包括西日嘎嘎查在内的科右中旗所有嘎查村都实现了街巷硬化——要么是柏油路,要么是水泥路。
 
  路变了,住房也变了。12月的科右中旗寒风刺骨,走进巴彦呼舒镇察尔森化嘎查康山虎的家里,却热得人赶紧脱掉外套。就在2015年,他家裂缝的房子还能吹进来呼呼的冷风,挡几层棉被都无济于事。冷风吹进屋里,也吹冷了这位55岁贫困户的心。“家里老伴有脑梗,我身体也不好,咱就想着窝着吧,活一天算一天。”
 
  2015年,察尔森化嘎查的183户危房全被政府改造成了“暖房”。住进新房后,康山虎等贫困户在政府的帮助下,开始种植木耳。2016年他和老伴一共领取了3000个免费木耳菌棒,挣了15000多元。“我已经掌握了种植技术,2017年计划拿出一部分钱,扩大木耳种植规模。这样就能钱生钱了。”说起未来的生活,康山虎劲头十足。
 
  目前,科右中旗贫困户的危房改造基本结束。剩下70户人家正在分批进行易地扶贫搬迁。除危房改造之外,每个嘎查村里还建起了卫生室、文化广场、便民连锁超市。这些实实在在的变化世世代代没有赶上,却在近4年内都实现了。
 
  通过实施“一村一策一部门、一户一法一个人”的精准帮扶举措,贫困人口由2011年的69000人减少至2016年初的17021人。
 
  从漫灌到滴灌:“靶向精准”见实效
 
  科右中旗一改过去均匀“派送”扶贫老套路,从漫灌转向滴灌,“靶向精准”重点施策,扶贫工作更加注重效果。
 
  2003年至今,中宣部、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等多家帮扶单位分别对科右中旗实施定点帮扶,帮助科右中旗协调解决制约地方发展的交通、生态、项目、贷款等瓶颈问题。使一批龙头企业落户贫困地区,并通过合作社等方式与贫困农牧民建立起了利益联结机制。
 
  与此同时,旗委政府通过金融扶贫、劳动力转移培训、产业扶贫三大精准举措,激活了贫困人口脱贫的内生动力。
 
  2013年起,当地开展了“金融扶贫富民工程”,重点向90个贫困嘎查倾斜。自治区连续5年为科右中旗年均注入担保补偿金1000万元,合作银行按照担保补偿金总额的10倍左右放大贷款额度。截至目前,全旗投放金融扶贫贷款4.32亿元,覆盖11519个贫困户。这个方式改变了过去“发羊给钱”的老方法,而是鼓励农牧民发展合作社,利用贷款自由灵活地搞生产。通过“授之以渔”的方式向贫困人口培训计算机、安保、机电等技术,2004年至今成功向周边地区转移就业5621人。
 
  此外,编排蒙古剧、发展马产业等,在促进贫困人口增收的同时,更守护了农牧民的“精神家园”。莱德马业集团副总裁于清波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企业每年都在吸纳40多位贫困农牧民从事养马、马匹繁殖、饲草种植等工作。
 
  从速度到质量:

  扶贫工作带来多点启示
 
  “政府主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多元投入、统筹发展”的大扶贫格局,把脱贫攻坚工作逐渐推向纵深。科右中旗的实践给当前脱贫攻坚工作带来多点启示:
 
  一是脱贫攻坚不能搞形式主义。在科右中旗委书记白云海看来,扶贫不仅要看出了多少钱、派了多少人、给了多少支持,更要看脱贫的实际成效。扶贫不是一蹴而就的短期行为,不是敷衍应付的任务“过关”,搞不顾群众意愿的形式主义,最终受苦的还是老百姓。
 
  二是脱贫攻坚是干部作风的检验场,要强化督导问责。科右中旗副旗长王海英直言不讳,扶贫工作难度很大,最初有的基层干部“出工不出力”,工作中存在怕惹矛盾等心态,消极避事。旗委政府很快发现这样的苗头,强化督导问责机制,扶贫效果怎么样,不仅要有上级部门的检验,更要问群众买不买账。
 
  三是脱贫攻坚要速度更要质量,谨防“返贫”现象。不少基层干部表示,有信心如期脱贫,但未来期待国家制定优惠政策,使更多资金和项目落地偏远少数民族落后地区。
 
  科右中旗委宣传部部长王秀华对《瞭望》新闻周刊表示,中央及自治区定点帮扶科右中旗到2020年结束,届时可能会有贫困人口因为失去帮扶而重新返贫。应尽可能地壮大集体经济,以减小个体贫困户的发展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