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农民的乡村愿景

时间:2019-06-03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受访农民期盼加快补齐现代农业基础设施如农产品储藏、初加工、冷链物流等短板,推动形成可持续发展的特色产业

  多数外出务工家庭农房空置,缺乏有效盘活利用,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红利未充分体现

  能否得到创业启动资金、农产品销售体系构建、办企优惠政策、劳动力培训等方面的扶持,是促成务工农民返乡创业愿望变为行动的重要因素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刘菁 高皓亮 秦宏
 
  日前,《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联合统计部门对江西省2000名在家务农农民进行入户调查,通过村级微信群对1378名在外务工农民进行线上问卷调查。调查数据显示,务农与务工农民群体对乡村振兴一年间的感受和对乡村未来的期冀各有异同,但大多都对未来五到十年乡村就业创业和生活抱有良好愿景。
 
  对乡村整体变化,相对务工群体,在家务农的农民群体对村庄变化的感受更明显。调查中6成务农农民认为所在村庄变化大,38%的受访农民认为变化不大。在农村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水平提高方面,务农群体的切身感受更为强烈。
 
111.jpg
 
  一盼加快补齐基础设施短板
 
  无论是在家务农还是在外务工农民,都对环保设施完善、4G网络信号覆盖、物流快递进村等家乡新型基础设施完善感受明显。网络作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代表,“互联网+农村”更是为“以旅带农”提供了更多空间。
 
  “游客回去后,还会下单订购我们的农产品。”江西余江县“灵溪小镇”是位于当地杨溪村的以休闲娱乐和果蔬采摘为主的农旅项目。负责项目运营的鹰潭东瑞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陈育平说,公司开发有手机APP,既可让游客在农旅小镇自助消费,又为游客以后远程下单购买小镇的果蔬提供了渠道。
 
  在家务农群体对乡村产业发展变化也更有切身感受,特别是对农田水利建设加强和农业生产技术升级的变化感受明显。
 
  与务农群体相比,在外务工农民群体对所在村庄的产业发展变化感受不大,34%认为产业发展变化较大,47%认为发展变化一般,19%认为变化不大。
 
  问卷调查显示,务农群体和务工群体对所在村庄变化不大的方面感受大体一致,认为所在村还缺乏可持续发展产业的支撑,现代农业基础设施如农产品储藏、初加工、冷链物流等推进不够迅速。
 
  今年5月,江西省农业农村厅下发文件,年内将继续选择近2万个自然村组,每个村点安排财政专项补助资金30万元,用来改善村内道路、厕所和住房条件,实施村庄洁化、绿化、亮化、美化等整治建设。
 
222.jpg
 
  二盼改革红利提升收入空间
 
  随着村容村貌的改观、农村公共服务体系的完善以及农业新业态的拓展,选择在村里居住和计划返乡就业创业的农民趋多。
 
  人回流,为当地带回了务工农民在沿海学到的管理经验及生产技能。江西赣州于都县岭背乡东坑村村民李小华原在东莞企业做管理工作,现在回乡创业为香港企业代工,用工80余人,2018年销售额1050万元。
 
  在江西明月山风景名胜区温汤镇水口村,乡村旅游火了,村里土地、房屋和农产品也跟着大幅增值。仅民宿和农家乐的农房年租金,三年间就由一栋三千元提高到三四万元,全村人均收入2018年增至一万多元。水口村村支书刘平华说:“我们的定位就是做城市的休闲村。”
 
  然而,数据调查显示,当前能获得资产性收益的农户只是少数。不在村里常住的外出务工家庭,多数农房仍空置,未有效盘活利用,一些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红利还没有明显体现。
 
  值得关注的是,受访的务工农民群体绝大多数从事的是传统的劳动密集型行业。这也总体上决定了今后务工农民群体的工资收入水平,无法获得显著提升,且未来随着年龄增大,面临“被动退城返乡”问题。
 
  赣州市大余县近年来坚持对农民分层施教:对年龄偏大、学历偏低的农民,开展月嫂、保洁等技能培训;对接受能力较强的年轻农民,开展计算机、电工、钳工等培训;对有学历和一定阅历且有创业意识的学员,开展创业培训。河洞乡河洞村贫困户杨桂秀经过培训,在村里的竹制品加工厂找到了工作,每月收入一千多元。
 
  三盼全方位支持返乡就业创业
 
  受2018年部分行业企业经济形势影响,外出务工农民群体2019年返乡就业创业意愿增强。从长期看,也有8成以上务工农民愿意返乡发展。
 
  特别是创业启动资金、农产品销售体系构建、办企优惠政策、劳动力培训等方面的扶持,是促成务工农民返乡创业的愿望变为行动的重要因素。缩小城乡公共服务水平差距,提高农村医疗、教育水平和覆盖率也将是促成他们返乡的重要因素。
 
  “坐在课堂上讲用处不大,培训班要开到农业产业基地上去。”在江西宜春市铜鼓县大塅镇公益村村支书李琦舰看来,村里发展养蜂产业,得益于县劳动部门、农业部门举办的五六次专题培训班。村民养蜂过程中遇到难题,找到村支书给专家打电话,第二天他们就能过来查看指导。
 
  6成受访务工农民群体希望未来5~10年内能在户籍所在县的县城拥有商品房,近四成希望在务工地拥有商品房。无论是在家务农群体还是在外务工农民群体,都希望公共服务资源更多地投向行政村或中心村。乡白天在村里务工,晚上或周末住在乡镇,正成为很多农民的新选择。
 
  (制图:肖模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