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务工”打开就业新方式

时间:2019-05-21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过去坐着汽车出去打工,如今开着汽车回来创业。农村电商等新业态,助力农民工在家门口就业创业

  要让农民工“留下来”“留得住”,技能培训“堵点”“痛点”亟待破解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陈健 何磊静
 
  每年春季是农民工务工旺季,在四川眉山市东坡湖广场,一场针对农民工的新春招聘会人头攒动。该招聘会提供岗位1万多个,岗位数量是去年新春招聘会的3倍,当天初步达成就业意向近3000个。
 
  当地农民工张子伟用手机扫一扫二维码,查看招工信息。“周围人都说,在本地务工机会多、能顾家,收入也不错。”在山东当钢筋工的张子伟,春节后回到老家工作。
 
  过去坐着汽车出去打工,如今开着汽车回来创业。在不少传统的劳务输出大省,出现了农民工返乡潮、创业潮。
 
  在劳务输出省份四川、劳务输入省份江苏等地,《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发现,新经济新业态正在助力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
 
111.jpg
 
  在家门口实现就业创业
 
  在老家眉山实现就业的张子伟,正是农民工返乡就业创业的缩影。近年来,一些农民工输出大省的外出务工人数增幅开始出现下降,选择本地务工渐成趋势。
 
  以劳务输出省份四川为例,2012年本地务工人数首次超过外出务工人数,这一趋势延续至今。今年一季度,四川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总量2481.3万人,其中省内转移1372.4万人,省外输出1108.9万人。
 
  近年来,各地促进返乡创业就业与现代农业、制造业、服务业等产业发展相互融合,创造了大量新岗位,吸引大量农民工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
 
  “我们更想找一份自由、有前途的工作,比如送外卖或送快递。”在江苏省昆山市人力资源市场,两位来自昆山的“90后”农民工表示,送餐员只需“会骑电动车”“年龄18~45岁”“熟悉手机操作”,进入门槛较低,但薪资最高可达每月8000元。
 
  农村电商、送外卖、快递员、开网约车、从事网络租赁、搞视频直播、写微信公众号……“灵活就业”“非正规就业”等新就业方式,已经成为不少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的新选择。
 
  除了岗位新,留人方式新也是农民工返乡就业的显著特点。在江苏省昆山市人力资源市场,本刊记者发现除了“待遇留人”,不少企业在招聘海报上加粗强调福利,如带薪休假,购买保险,根据工龄增加工资,提供宿舍配备空调、储物柜等,连无线wifi全覆盖都“榜上有名”。
 
  返乡创业带动了大量农民工就业。43岁的代翠英曾在外务工多年,几年前她辞职回到老家四川仁寿县古耳村。经过当地就业部门组织的农村电商培训后,代翠英摸到了“互联网+”的门道,成立了一家食品贸易有限公司,网销仁寿县本地腌腊食品。
 
  “创业初期,由于产品少创意、没特色,很快遇到销售瓶颈。”代翠英说,走“细分市场”“树品牌”的路子,才能打开产品销路。如今,代翠英网销的“麻辣鹌鹑肉”和“五香猪肉”等特色产品,不仅使销量上去了收入增加了,还解决了150个农民工的就业问题,带动了周边300余户养殖户增收。
 
  为农民工提供丰富的就业“礼包”
 
  “来我们这里,月薪4500元,包吃包住,肯定满意。”“我们这里小时记工,天天都有活儿干。”“这个工作稳定不?我不想再打零工了”……在安徽省滁州市体育馆举办的“2019春风行动”招聘会上,挤满了前来求职的人员。
 
  来自安徽滁州的吉刚在外打工多年。“这几年家乡发展挺快的,很多企业都搬了进来。我在家门口就能找到工作,不用来回跑了。”在招聘会现场,吉刚与一家制镜公司达成初步意向。
 
  在多地举办的招聘会中,与吉刚抱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
 
  2月初至3月下旬,人社部等四部门开展了“2019年春风行动”,通过开展主题宣传、组织招聘活动、加强就业服务、引导返乡创业、推进就业扶贫、强化权益维护等措施,支持农村劳动力就业创业。
 
  江苏南京举办的一场招聘会,主要提供的是社会服务类和蓝领技术类岗位。家政、服务员、物业、客服、电工、焊工等岗位,企业开出的薪酬基本在3000~8000元,部分岗位月薪可达1万元以上。
 
  “春风行动”启动日当天,云南昆明南坝人力资源市场内,挤满了招聘者和应聘者。此次招聘活动共组织省内外500余家企业进场招聘,收集1000余家企业的用工信息,提供2.8万个就业岗位。
 
  各地纷纷送出农民工就业“大礼包”,稳就业效果正在显现。以四川省为例,“春风行动”期间共计发放宣传资料696.8万份,组织专场招聘活动2267场,提供公共就业创业服务209.1万人(次),组织参加职业技能培训6.7万人,提供劳动维权和法律援助5万人,帮助城乡劳动者实现就业188万人。
 
  “往年春风行动是一个月,而今年我们是按一个季度设计的,全力提供服务,加强企业用工和农村劳动力就业的岗位对接。”河南省人社厅农民工工作处处长刘培峰说。
 
  技能培训“堵点”待破
 
  35岁的装配工黎华兵,计划今年在老家江苏常州换一个技术含量更高的工作,却在当地多家人力资源中心受了挫。“我本想边学边干,学了技术工资至少比原来高出两千元。”但他心仪的几家工厂,都只招收有经验的技工。
 
  如何让本地务工者端牢“饭碗”,让农民工“留下来”“留得住”?根本举措是加强技能培训,提高劳动者素质。但记者调研发现,农民工技能培训尚存诸多“堵点”“痛点”。
 
  一方面,缺少技能培训、职业教育的“量身定做”,是受访农民工、基层就业部门干部普遍反映的问题。比如,建筑业农民工希望根据泥工、测量工、钢筋工等工种特点,进行岗位专项微技能培训。
 
  另一方面,部分企业组织农民工技能培训的态度并不积极。四川成都某建筑企业负责人说,大部分企业和农民工没有签订长期劳动合同,一年合同到期或一期工程结束后,多数农民工会选择跳槽,企业不愿在技能培训上投入。
 
  《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全国农民工接受过非农职业技能培训的仅占30.6%,说明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培训仍存在一些短板,比如制度政策不够完善、覆盖面不够广泛、规模需要扩大、针对性有效性不强、促进贫困劳动力实现就业脱贫的支持度不够等问题。
 
  今年,人社部印发《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2019—2022年)》,明确提出对新生代农民工大规模开展多种形式的职业技能培训,到2022年末,要实现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普遍、普及、普惠”。
 
  作为农民工的生力军,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技能提升尤为关键。来自四川省丹棱县的“80后”农民工黄科欣,初中毕业后成为一名洗车工。因喜欢车辆维修,工作之余他参加汽车维修技能培训。如今,黄科欣不仅是当地小有名气的汽车维修师,还是一家汽车修理厂的经理。
 
  “校企合作”是提升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的关键一招。江苏省苏州市人社局局长朱正说,职业院校和企业要拓宽合作范围,在专业体系、课程设置、技术研究、人才培养培训等方面主动适应变化,提升劳动者队伍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