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浙江看“数字”时代就业空间

时间:2019-05-21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新兴产业已成为人才需求增长点之一,成为稳就业的重要力量


  新兴产业企业研发快于研究机构创新,企业、高校和政府对新兴产业吸纳劳动力潜力的挖掘尚有可为

  企业应告诉学校“关注点在哪里”,高校应从企业发展轨迹中思考“如何优化专业结构和培养模式”,政府则应提供最优制度和政策导向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唐弢 顾小立
 
  “我想给自己的人生‘转个方向’。”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工程专业的周俊希,本可凭借过硬的专业成绩,去制造企业谋求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几经考虑,他还是选择给一家人工智能公司递交了简历。如今,经过一年摸爬滚打,周俊希已如愿成为一名专攻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工程专家,年薪接近30万元。
 
  近年来,随着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快速发展,互联网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与人工智能、数字经济相关的新职业成为人才争夺的焦点,经济高质量发展下的高质量就业趋势渐明,各类新就业形态成为稳就业的重要力量。
 
  在浙江,数字经济日益成为发展新动能。2018年数字经济在浙江的GDP占比超过了40%,数字经济的发展创造带动了更多就业机会,新零售的智能导购、AI训练师、智能工程师、快递小哥等,这些应运而生的新岗位,成为传统就业的补充。
 
  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从浙江的数字经济实践中可见,身处数字经济时代,新兴产业对劳动力潜力的吸纳、挖掘将大有可为。
 
  而如同“一池春水”般接纳着莘莘学子的新兴产业,也对毕业生自身成长、高校教育模式、企业和政府的引才思路提出了更高要求。
 
111.jpg
 
  1/4就业岗位在数字经济领域
 
  今年5月,浙江省人才市场为2019年高校毕业生举办了一场公益性招聘大会。来到浙江万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展台,公司人力资源部副部长郑剑正忙着张贴“招贤榜”,上面列有算法工程师、软件工程师、应用工程师等20多个企业急需的岗位,年薪最高30万元。
 
  郑剑所在的企业,是一家致力于汽车制动系统零部件研发、制造和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近几年企业数字化改造,引进了一批先进装备,但能熟练操作这些设备的专业性人才少,这方面的人才太缺乏了。”郑剑说。
 
  新兴产业已成为人才需求的增长点之一。《中国数字经济发展与就业白皮书(2019年)》显示,数字经济吸纳就业能力显著提升,2018年数字经济领域就业岗位为1.91亿个,占当年总就业人数的24.6%,同比增长11.5%,远高于同期总就业规模增速。
 
  “在浙江,大批企业有转型升级的迫切期望,新的发展方式也增加了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浙江省信息化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陈畴镛介绍,比如浙江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杭州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等,都推动着电子信息、大数据等专业毕业生成为抢手人才。
 
  “此外,一些传统大型企业新旧动能转换,也会带来人才需求增加红利。”陈畴镛说,以传化集团为例,布局智能物流、设立创新事业部、已有产业数字化都意味着对信息类人才需求的增加。
 
  持续的高投入、高回报正在形成正向反馈,数字化相关行业也成为近几年来最受高校毕业生青睐的高薪行业和热门行业。在浙江工商大学对2014届毕业生的跟踪调查中,毕业三年后,电子信息工程专业的学生月薪酬水平最高,达到8662元,其中2018届信息与电子工程学院的研究生月薪已达1.2万元以上。
 
  多方联动升级“人才供给”
 
  毕业于同济大学的曹智渝,今年上半年进入沪上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工作。一直以来,曹智渝对新领域新产业保持着浓厚兴趣,也成为他选择职业的决定因素之一。“国家对汽车排放标准的要求日益严格,这是个朝气蓬勃的新领域,现在是进入该行业的最好机会。”曹智渝说。
 
  校园里,一些对新产业“嗅觉灵敏”的学生已开始为提升职业能力早早准备。在宁波大学,日语专业出身的本科生陈明明,在上海尚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point小数点团队)当了数月的实习数据分析师。
 
  收集整理底层数据,监控数据波动与异常,输出专题分析报告,编写数据分析教程——这些看起来纯“理工范”的活儿,学外语的陈明明做起来得心应手。去年,她在学校里参与的“一渡云仓——社交电商仓配服务领跑者”项目,获得第四届中国“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银奖。
 
  多位受访专家认为,新兴产业企业研发快于研究机构创新,基层突破快于顶层设计。新兴产业市场的快速迭代,对毕业生自身成长、高校教育模式、企业和政府的引才思路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近年来,浙江相继出台“校企合作”“产教融合”“协同创新”等相关文件,要求高等院校从“关门办学”走向“开放办学”,以促进教育链、人才链与产业链、创新链有机衔接。许多高校嗅到“院墙外”产业发展的新气息,开始有所行动。
 
  不久前,包括浙江大学在内的35所高校获批新增人工智能本科专业,9月份,这些高校将迎来中国第一批以人工智能为专业的本科生。而许多没能成立人工智能学院或开设专业的高校,也在大数据、计算机等专业培养方向中明确列出了“人工智能”方向。
 
  持续挖掘吸纳就业潜力
 
  “值得思考的是,学生在学校里学的人工智能,真的是市场上的人工智能吗?老师在学校里教的‘大数据’,是在商业模式中实现的‘大数据’吗?”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院长兰建平说,目前“90后”高校毕业生对新事物吸收能力强,善于突破常规约束,和“愿不愿”从事新兴行业工作比起来,“能不能”更为关键。
 
  多位受访专家指出,产业融合不充分、劳动者数字化教育程度不高、激励保障机制不够完善等因素,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数字经济对就业的吸纳效果,企业、高校和政府对新兴产业吸纳劳动力潜力的挖掘尚有可为。
 
  兰建平说,在新兴产业的现实需求面前,如何为高校毕业生实现从“准人才”到“真人才”、从“创造者”到“创新者”的身份转变铺路架桥,是摆在政府部门面前的重要课题。“支撑扶持不能停留在贴招聘公告就了事的层面,应当是真正意义上职业能力、社会属性的双重促进。”
 
  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客座研究员夏学民说,应尽快建立基于信息化乃至人工智能的高校毕业生职业测评及职业规划系统,把毕业生的人力智力资源和区域经济社会发展、行业产业转型升级、企业用人需求等加以深度匹配,实现既富有活力又有效率的人力资源交易。
 
  在学校方面,宁波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办主任杨伟超说,新兴产业对学生的多维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跨学科和交叉培养的重要性提升。“以后的专业设置可能不再局限于‘计算机就是计算机’‘机械就是机械’,可鼓励设立跨专业二级学院等。”
 
  “新兴产业的人才培养,应把产学研融合发展置于突出位置。”兰建平说,企业应告诉学校“我的关注点在哪里”,高校应从企业发展轨迹中思考“我如何优化专业结构和培养模式”,政府应为企业和高校设置无缝连接的平台,提供最优制度和政策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