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省际断头路需过“三道坎”

时间:2019-05-15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在“寸土寸金”的长三角地区,土地资源紧张和基本农田红线的矛盾突出,部分断头路因涉及基本农田推进困难

  省际断头路打通后,社会治理压力成为交界双方必须面临的新挑战
 
  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
 
  日前,《瞭望》新闻周刊来到安徽省宣城市与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的交界处,在宽阔平坦的高速公路上,石砖砌起来的一堵路障墙格外引人注目,墙的对面是望不到边际的山丘,南京市高淳区正在修建的高速公路距此还有二十余公里。据当地交通部门介绍,这是宁宣杭高速的一段,宣城段2017年12月已完工,江苏和浙江段目前还没开通。
 
  这条路附近的安徽宣城市宣州狸桥经济开发区分布着75家企业,以碳酸钙及下游产品、机械装备制造、纺织服装加工等产业为主,这些企业对物流的要求较高。然而,狸桥镇通往江苏省南京市高淳区的高等级公路只有一条2013年通车的省道,这给当地企业发展带来很大制约。
 
  “要想富,先修路”。对于实现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来说,交通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是重要前提和保障。多年来,因行政间隔、规划脱节等原因,长三角地区仍存在一批省际断头路,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热度日益提升,这些路如今怎么样了?打通难在何处?
 
  近日,本刊记者在沪苏浙皖交界处实地走访部分断头路发现,尽快打通省际交通梗阻,助推民生服务共享更便利、生产要素流通更顺畅以及减费降本更有效,已成为当地百姓、企业、政府等各方的期盼。相关部门建议,从建立常态化的对话联动机制、探索土地等要素保障的创新等多方面着手,确保省际断头路逐步打通,让不同地域间心路融通。
 
QQ截图20190515113451.jpg
 
  “断头路”“梗阻路”“羊肠路”
 
  阻隔省际交通
 
  “我们当地的百姓和企业都盼着宁宣杭高速早日通车,这条路对我们企业降低物流成本将起到重要作用。”宣城市宣州狸桥开发区内的安徽丰捷复合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国平向《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表示了自己的期望。
 
  长三角地区因行政间隔、规划脱节等原因,导致省际末端交通不畅。本刊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断头路存在形态不单是字面理解的道路终止,还有“梗阻路”“羊肠路”等多种形态。
 
  浙江嘉善县姚庄镇通往上海金山区枫泾镇的枫美路上货车、中巴车、小客车络绎不绝,但枫泾双向四车道的柏油路过了浙沪省界便成了一条窄窄的水泥路,更引人注意的是路上经设计排布的5个水泥墩,来往的车辆不得不因此放慢车速,水泥墩上还可以看到不少汽车剐蹭碰撞的痕迹。从上海去湖州的司机王师傅跟着导航第一次途经这里,但因驾驶的油罐车无法通过只能掉头返回。
 
  在水泥墩不远处经营果园的陈师傅说:“途经这里往返于嘉善和枫泾之间的车辆很多,水泥墩还引发过翻车事故,这条路很有必要拓宽。”
 
  嘉善县交通部门介绍,设置水泥墩实为保护嘉善段较低等级道路的无奈之举,按计划这条道路的拓宽工程将于今年开工,总投资约2.8亿元,预计工期2年。
 
  江苏省昆山市淀山湖镇曙光路在靠近上海市青浦区处戛然而止,茂密的树林间仅有一条可供电瓶车和行人通过的羊肠小道通往上海。步行穿越后,当地居民告诉记者,两地间的新道路已在规划之中,他们非常期盼断头路的打通。
 
  打通断头路面临三大难题
 
  2018年6月,沪苏浙皖交通运输部门联合签订《长三角地区打通省际断头路合作框架协议》,共同加快推进区域交通一体化进程,按照“规划明确、需求对接、就近接入、先易后难”的原则,第一批推进17个重点项目。
 
  目前,这批项目已先后开工建设,其中江苏省昆山市锦淀路对接上海市青浦区崧泽大道项目已于2018年10月1日打通,也是签订协议后首条打通的断头路。路通后,昆山与青浦间还开通了两条公交线路C3和C5线,均实行2元的单一票价。C3线现在每天发车19班次,日均有1300多人次搭乘,客流量非常稳定,可见两地居民巨大的往来需求。
 
  上海市交通委表示,打通省界断头路对提升跨省界区域路网功能、改善周边交通环境有积极作用,将有效促进跨省界区域协同发展,打破行政区划所带来的交通阻隔。
 
  下一步推进打通省界断头路项目建设仍面临三大突出难题。
 
  首先,在“寸土寸金”的长三角地区,土地资源紧张和基本农田红线的矛盾正逐渐显现,交通部门和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表示,部分项目因涉及基本农田而难以推进。
 
  在浙沪间的善新至朱吕公路工地现场,《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看到仅建设了配套的施工便道,建设单位负责人骆钱飞说,按自然资源部有关文件要求,国家高速公路、国道、省级高速公路等占用永久基本农田可报部预审,但该项目属于县道项目未纳入文件范围,导致主体工程无法全线开工。
 
  其次,“与上海交界地区普遍存在行政级别不对等的情况,沟通难免会有阻碍。”昆山市交通局副局长夏强说,以昆山为例,当地是县级市,对接的上海嘉定和青浦两区则相当于地级市,虽然与对方均签订了框架协议,但是在具体执行中不同级别间的报批仍会浪费一些时间。
 
  第三,省际断头路打通后,社会治理压力成为交界双方必须面临的新挑战。在沪苏交界处的一户农家小院,本刊记者看到至少安装了10个摄像头。户主张先生说:“交界处情况太复杂,必须做好安保措施。”
 
  目前三省一市为破除行政壁垒和解决社会治理问题,做出了一些有益的尝试。比如,上海安亭镇和白鹤镇与江苏花桥镇成立共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先行示范区推进办公室,三地人员一同办公,办公地点选在三个镇的中心点。打通断头路、处理民生纠纷、协调产业衔接,共建办成立后,联系更多了,对接也更精准了。
 
  探索要素保障创新
 
  2018年,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后,尽快补齐交通基础设施短板已经成为各地的共识。受访干部认为,各地各部门应形成合力,不仅确保物理道路尽早贯通,也要共同面对、协同联动解决可能出现的新问题新挑战,让心路融通。
 
  南京市高淳区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孙珊忠说:“从安徽广德、郎溪到我们高淳是一条生态走廊,旅游资源非常丰富,所以我们建议推进宁广高速(宁杭二通道)建设,这样可以带来更多便利。这方面,江苏已经纳入高速公路网规划,而安徽还有部分没有纳入规划。”
 
  “由于缺少区域统筹的综合性交通规划,各地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缺乏有效衔接,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上海金山区交通委有关负责人认为,根据工作实际需要,建立各方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等形式的沟通机制,在项目前期规划、工程建设以及后期养护等各个环节都充分对接,至少能够“找得到人”,切实提高效率。
 
  针对土地等基本要素保障的问题,各地正积极进行创新探索。上海市交通委交通建设处副处长顾瑾说,涉及断头路的上海各区探索“容缺受理、告知承诺”等审批方法,有效提高了前期证照办理效率。如青浦区、金山区在供地批文、工程规划许可证办理等过程中由区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局容缺(土地手续)分段审批。
 
  交通部门建议,在确保基本农田总量占补平衡、维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对相关项目土地指标给予一定灵活调整的限度。同时,应拓宽项目融资渠道,防范化解项目建设中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
 
  (采写记者:魏一骏 杨绍功 王辰阳 董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