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危机后产业变化看美国经济

时间:2018-05-14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当前美国经济面临五大突出问题,存在自身痼疾,如果再放任不负责任的贸易行为,有可能让美国经济失去再创辉煌的机会。
 
  文/谭凇
 
  尽管美国拥有宽广的发展腹地,农业繁荣、能源自给,且创新基础雄厚,但通过对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美国产业变化的定量研究会发现,当前美国经济面临五大突出问题,存在自身痼疾,如果再放任不负责任的贸易行为,美国经济可能失去再创辉煌的机会。
 
国际22.jpg
 
  各产业发展变化有涨有落
 
  制造业经历“失去的十年”。美国次贷危机导致制造业遭受重创,2017年美国制造业总产值比2007年还低2.9%。
 
  数据显示,美国制造业20个细分行业中只有四个行业产值恢复到国际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其中计算机和电子产品、汽车及零部件、航空航天及其他运输设备是美国的优势行业,这三个行业产值提高最为明显;非耐用品制造业中只有食品、饮料及烟草制品行业产值增长,这与美国充裕的国内供给有关。
 
  数据表明美国制造业仍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不仅没有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引擎,反而拖累了经济增长,美国的再工业化政策基本上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讲,美国制造业经历了“失去的十年”。
 
  农业尽管比重低但对美国的经济稳定影响大。近20年来美国农业增加值在GDP中占比一直都维持在1%左右,从总量上看似乎无足轻重,但实际上“无粮则乱”同样适用于美国。
 
  2009年是美国次贷危机最严重的年份,绝大多数行业产值大幅下滑,但种植业增加值却提高15.9%,充足的粮食供给维护了社会安定,对民生的冲击远远低于大萧条时期。2011年和2012年种植业再度减产,其中2012年增加值比2009年下跌14.7%,由此导致全球粮食价格暴涨。2016年美国经济增速只有1.6%,但种植业增加值提高10.7%,对抑制经济下行做出了积极贡献。因此,美国对农业的保护不遗余力,在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中农业合作也被列在首位。
 
  能源独立战略取得成效,油气“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明显。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在美国经济中虽比重不高,却对经济走向颇有影响力。在经济政策和高油价的双重刺激下,2012~2015年四年间,以不变价计算的石油和天然气增加值年均增速保持在11%~19%,2015年比2007年翻了一番。
 
  2015年国际油价大幅下跌,美国尽管产量仍在增加,但以现价计算的增加值减少1320亿美元,直接导致其名义GDP下降0.8个百分点。2017年以来随着油价上升,行业投资增加,有效拉动了新能源产业发展,2017年其经济表现良好。与此同时,油气产业还拉动了运输和仓储业的增长。美国运输和仓储业八类子行业中,航空、铁路等五个行业2016年的增加值同比都是下降的,但水路运输、管道运输、仓储和保管均实现增长,这显然主要是由石油和天然气带动的。石油和天然气的快速发展,表明美国的能源独立战略已取得积极成效。
 
  金融、房地产仍是美国经济稳定的核心。在美国的统计体系中,金融、保险、房地产及租赁业同属一类行业,2016年该行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20.6%,比2007年提高0.7个百分点,其中金融和保险贡献0.1个百分点,房地产贡献0.6个百分点。
 
  2013年之前,美国的基金、信托和其他金融工具保持了平稳增长态势,但2014年猛增72%,主要原因是当年的量化宽松政策及经济相对走强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以基金、信托等方式流入美国。而量化宽松政策及低利率则促进了房地产的繁荣。2016年房地产增加值在GDP中的比重高达12.1%,成为美国经济第一大支柱产业。
 
  与房地产兴衰与共的是建筑业。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建筑业持续衰退,2011年占GDP的比重下滑到3.5%,但从2012年开始快速复苏,2017年上升到4.3%,增加值也上升到8280亿美元。
 
  服务业仍是美国经济发展的主导力量。除了金融与房地产及交通运输,专业和商业服务业是美国最大的生产性服务业。专业和商业服务业分为三类:专业、科学和技术服务,公司和企业管理服务,行政和废物管理服务,2010~2016年,这三个细分行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7.0%、2.8%和5.1%,远远高于GDP增速,成为促进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但应指出,这三个行业的发展均和外部需求有关,也是美国服务业出口的中坚力量。
 
  人口老龄化导致医疗及护理服务快速增长。2007年以来,美国门诊服务增加值出现直线上升的趋势,说明人口老龄化和贫困救助成为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另类动力。此外,艺术、娱乐、休闲、住宿餐饮服务业与旅游相关,最近7年也呈现快速增长趋势,每一个细分行业增加值增速均高于GDP增速,在GDP中的比重也由2007年的3.7%提高到4%。
 
  高新技术长期逆差有自身原因。根据美国商务部普查局的统计口径,高新技术包括生物技术、生命科学、光电、信息及通讯、电子、柔性制造、先进材料、航天、武器、核技术等十大行业。2002年之前,美国高科技产品贸易处于顺差状态,之后则一直是逆差,且总体上处于上升趋势,2017年达到1103.8亿美元。
 
  从行业看,2017年美国航天、柔性制造、电子和武器四个行业对全球贸易顺差分别为824亿美元、64亿美元、49亿美元和32亿美元,先进材料基本平衡。信息及通讯、光电、生命科学、生物技术、核技术这五个行业对全球的贸易逆差分别为1650亿美元、183亿美元、161亿美元、71亿美元和7亿美元。美国高科技行业存在逆差,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主动放弃中低端产品,二是产业链全球化的结果。
 
国际21.jpg
 
  当前美国经济面临五大突出问题
 
  一是美国此前的再工业化政策成效不大,特朗普新政加剧掣肘。再工业化政策无效的原因在于缺乏产业工人,持续了几十年的去工业化导致大量工人流失,未来美国再工业化必然面临人力资本短缺难题,特朗普政府限制移民的新政进一步加剧了这一矛盾。即便能够雇用到足够的劳动力,劳动力成本也远高于其他国家,企业也缺乏成本优势。
 
  二是经济内在发展动力明显不足,服务业发展依赖外需。美国不仅制造业增长乏力,服务业发展动力同样不足,依赖外需的迹象明显。专业和商业服务业是美国最重要的服务出口部门,该行业的发展与国外需求密切相关。艺术、娱乐、休闲、住宿餐饮服务业虽以内需为主,但其增量部分与国际旅游息息相关。此外,即使最发达的金融业也需国外资金的支持。
 
  三是优势产业没有发挥主导作用,劣势产业继续下行。高科技产业本是美国重要的优势产业,但受美自身局限长期逆差,且有不断扩大之势。与此同时,传统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仍没有恢复到十年前的水平。
 
  四是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财政负担可能进一步加重。医疗服务的快速增长虽然可以拉动经济增长,但说明老龄化问题日渐突出,为弥补养老金缺口而增加的财政支出将会进一步加大,这亦使本就捉襟见肘的财政收入雪上加霜。
 
  五是家庭债务不断增加。截至2017年12月底,家庭抵押债务余额达14.9万亿美元,已经超过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前的水平。
 
  对美国经济或将造成负面冲击
 
  10年前,美国不负责任的次贷行为导球国际金融危机,至今美国仍未摆脱金融危机的影响,经济仍存减速压力。当前,如果特朗普政府任由不负责任的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发展,美国经济仍将遭受重创,同时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可能造成损人害己、满盘皆输局面。
 
  一是将直接打击风雨飘摇的美国传统制造业。钢铁和铝是传统制造业必备的原材料或中间产品,宣布对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后美国国内钢铁和铝制品已率先涨价,这将提高制造业的直接成本,从而进一步削弱制造业的竞争力。基础设施建设离不开钢铁和铝,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同样会受到冲击。
 
  二是打击中国先进制造业将抑制美国高科技产品发展。美国为减少高科技领域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而增加进口关税,将直接提高其高科技产品价格,从而抑制美国优势行业的发展。
 
  三是将加速通货膨胀,严重冲击宏观经济。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没有导致高通货膨胀的原因之一是进口商品价格的下降,2012至2016年进口商品价格逐年下滑,为其宏观经济复苏创造了良好的环境。推行贸易保护主义将直接提高进口商品价格,加速美国国内通胀,抑制经济增长。
 
  四是将增加美国消费者的经济负担,民生和经济增长都将受到冲击。消费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在70%以上,价格攀升必将抑制居民消费,并在一定程度上阻碍本轮经济复苏。需要指出的是,美国医疗卫生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6.8%,居民的民生负担已经很重,通胀必然让美国民生雪上加霜。
 
  此外,考虑到其他国家可能采取针对性的反制措施,影响将进一步深化。
 
  (作者单位:东兴证券研究所、金融40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