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条令塑造人民军队良好形象

时间:2018-05-07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共同条令既是人民军队的基本法规、官兵的共同准则,也是军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重要依据和基石,为确保军队建设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提供保证。
 
  文/冯定汉
 
  5月1日起,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纪律条令(试行)》《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令(试行)》(统称共同条令)正式施行。
 
  新一代共同条令的施行,是习主席和中央军委着眼新时代新体制新使命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大制度成果,是推动军队正规化建设向更高水平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是推进新时代强军兴军事业的一件大事。
 
军事.jpg
 
  紧跟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步伐
 
  自2010年原共同条令发布以来,军队建设和管理出现许多新情况新特点新变化,一些内容已不适应客观实际的需要,必须紧跟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步伐进行修订完善。
 
  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的需要。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总揽全局,开创了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新时代,形成了习近平强军思想,为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提供了科学指南。
 
  共同条令作为全军一体遵循的基础性法规,其作用不仅在于为军人的行为提供规范,为部队日常管理提供依据,更重要的还在于为坚持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本色,确保军队建设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提供保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强军思想。
 
  适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需要。这次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对人民军队领导指挥体制、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法规制度机制等作出重大调整,形成了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新格局,部队领导指挥关系、机构设置、岗位职责、管理方式等发生重大变化,共同条令需要跟进予以体现。
 
  解决部队管理现实矛盾问题的需要。新时代人民军队管理工作所处的环境条件和历史方位发生深刻变化,特别是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出现新演变,军队使命任务有了新拓展,官兵成分结构和思想行为方式呈现新情况,一些法规制度滞后于部队实践,存在无法可依、令出多门、标准不一等矛盾问题,部队反映比较强烈,迫切需要通过修订共同条令来解决和规范。
 
  将习近平强军思想的核心内容

  写入新条令
 
  这次共同条令修订的核心改点,是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强军思想的核心内容写入新条令,以军队基本法规的形式固化下来,作为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根本遵循,以及全军官兵最重要最核心的思想武装和行为准则。
 
  新一代共同条令还有五大方面主要改点:
 
  第一,聚焦备战打仗,强化以战牵管、为战抓管鲜明导向。把规范内容进一步延伸到训练场、野外和战场。
 
  着眼强化官兵备战打仗的自觉行动,将“不怕牺牲、提高打仗本领、冲锋在前、忠诚勇敢”等内容充实到军人的基本职责中;着眼树立备战打仗的鲜明导向,前移“作训服”在“军人着装”一章的规范位置,增加“其他需要统一着作训服的时机和场合”的授权性规范;着眼强化战备、训练秩序,新增节日战备管理、军事训练管理等章节作出系统规范,明确了降低战备质量标准、训风演风考风不正、不落实军事训练考核要求等违纪情形的处分条件;着眼强化警卫执勤的实战化要求,明确卫兵执勤着装标准、通视通联要求,以及警示和防卫设施设备规范;着眼引导和激发官兵积极投身强军实践,充实完善作战研究、战法创新以及参加维和、反恐、护航、联演联训、国际救援等方面的奖励条件,新增战时立功受奖附加待遇高于平时的规定,新设作战纪念章。
 
  第二,全面从严治军,严格军人要有军人样子的制度安排。进一步严格官兵关系、礼节礼仪、军容风纪、着装管理、对外交往等方面的规范。首次从政治纪律、组织纪律等10个方面,对军队纪律的主要内容作出系统概括和完整规范。
 
  为纠治“四风”,条令明确规定“四个严禁”;为落实中央八项规定和军委“十项规定”“关于严禁违规宴请喝酒的规定”,条令作出严格禁酒和严格公务用车的规定;严格军人着装规范,明确不得衣冠不整、穿着暴露、袒胸露背进入办公场所;强化官兵行为管控,明确军人着军装不得戴非制式手套、戴手镯(链、串),不得在非雨雪天打伞,应当使用黑色雨伞,通常左手持伞;坚持全员从严、全程从严、执纪从严,增加对免职人员、转业(退休)待安置人员、单独参加社会活动人员、赴国(境)外执行任务人员等的管理规范,充实违反政治纪律、违规选人用人、重大决策失误、监督执纪不力等处分条件,提高对义务兵擅离部队、失泄密等违纪行为的处罚标准;规范维护纪律和纪律监察,应当建立责任追究、倒查问责制度,建立问题清单、任务清单、责任清单,区分主体责任、监督责任、领导责任,明确对实施错误奖惩的首长的责任追究,不受其工作岗位或者职务变动的影响。
 
  第三,回应官兵关切,创新精细管理、科学管理的制度规范。进一步充实细化探亲休假等内容规范。新增军人健康保护内容,对健康教育、训练伤防护、心理咨询等作出规范。
 
  明确不得随意中途召回探亲休假人员,节假日期间值班、执勤以及执行其他任务的人员,任务结束后通常补休;规范节假日管理,明确规定“年度节假日安排,依据国家年节及纪念日放假有关规定和通知执行”;调整休息日和节假日人员外出比例,担负战备值班任务部队和边海防部队由5%提高到10%,其他部队由10%提高到15%;明确基层单位官兵在课外活动时间、休息日、节假日等个人支配的时间,可以使用公网移动电话;完善基层已婚官兵离队住宿、女军人怀孕和哺乳期间回家住宿规定;推动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将“军人非因公外出应当着便服”规定修改为“军人非因公外出可以着军服,也可以着便服”;完善着军服戴军帽时机场合的规范,对营区内是否戴军帽作了授权性规范。
 
  第四,全面接轨世界,致力培塑世界一流军队风范。首次明确在多种仪式中,可以邀请军人亲属参加,并首次明确在相关仪式中设置鸣枪礼环节。
 
  着眼展现大国强军形象,增强军人荣誉感责任感使命感,激发官兵战斗精神,适应军事力量走出去的战略要求,集中对升国旗、誓师大会、码头送行任务舰艇、码头迎接任务舰艇、凯旋、组建、转隶交接、授装、晋升(授予)军衔、首次单飞、停飞、授奖授称授勋、军人退役、纪念、迎接烈士、军人葬礼、迎外仪仗等17种主要仪式进行了规范。
 
  第五,加强优化完善,重构条令内容规范体系。进一步固化改革最新制度成果,强化条令的适用性、普遍性和基础性,构建了较为完整的战备、训练、工作、生活秩序规范体系。单独设章集中规范了10个方面纪律内容,调整了奖惩权限和处分的承办部门。
 
  改变以往以陆军部队为主要对象设计内容、规范条文的形式,调整了建制单位称谓的表述,删除了部分其他专业法规已作具体规范的内容;改变了规范部(分)队队列生活的基准单位,不再体现摩托化(装甲)步兵等军兵种属性。

  三大特色贯穿共同条令修订过程
 
  共同条令既是我军的基本法规、官兵的共同准则,也是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的重要依据和基石。这次新修订的共同条令特色鲜明,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突出习近平强军思想指导地位,在思想理论层面上增强条令的引领性。
 
  新一代共同条令,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着眼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聚焦改革急需、备战急用、官兵急盼,注重创新驱动,着力固化党的军事指导理论最新成果,努力使新一代共同条令成为高举旗帜、维护核心的条令。
 
  同时,新一代共同条令将习近平强军思想贯穿体现于条令的各个章节和主要内容中。在内务条令的总则中,以法规条文的形式将习近平强军思想明确为我军建设的指导思想,还将习近平主席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和备战打仗等重大战略思想,规定为我军内务建设的基本原则。引用强军目标、“四个意识”“三个维护”“全面从严治军”“推进治军方式根本性转变”“四铁”过硬部队、“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等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并在条令的其他章节中予以充分体现,从而进一步增强了条令在思想上、理论上的引领性和指导性。
 
  二是,适应时代之变、改革之变、战争之变,着眼正规化要求,增强条令的规范性、适用性和共同性。
 
  新一代共同条令,突出体现军队备战打仗主责主业,着眼塑造“打仗型”军队、“法治化”军队,总结升华体制改革的新要求、部队管理的新经验、制度建设的新成果,及时固化转化到制度规定之中。始终把着眼点放在有效解决部队建设管理的实际问题上,对现行条令不够科学、不便操作的予以修改,对部队普遍反映需要规范的予以增补,用简洁明了、严谨准确的法言法语来表述,避免执行过程中的随意性。适应军队组织结构和力量体系调整改革,在条令修订过程中注意把握三军通用、军队和武警部队通用、机关和基层通用、部队和院校(科研单位)通用的原则,对相关条目都作出了调整修订,强化军兵种共性,淡化大陆军色彩,进一步增强了条令的共同性。
 
  三是,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使条令真正成为全军共同研究成果和集体智慧结晶。
 
  这次共同条令修订自2015年3月展开,按照筹划部署任务、专题调研论证、中外对比研究、重难点问题攻关、部队试点试验、反复征求意见的步骤组织实施。成立三大条令修订课题组,建立机关、部队、院校和科研机构“四位一体”的专家组,深入学习理解习近平强军思想,围绕习近平主席和军委首长关注、改革急用急需、官兵反映强烈的33个重大现实问题,形成49份、30余万字专题研究成果,组织36次重难点问题专家座谈和专题研讨,安排15个部(分)队对23个问题进行试点试验,采纳吸收全军部队意见建议1500多条,充分体现了全军的智慧和共同研究成果,是军队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的重要实践。
 
  (作者为《内务条令》课题组组长、军事科学院军事法制研究院军事法制综合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