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经贸合作是中美关系“压舱石”

时间:2018-04-23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应对当前中美经贸争端,应该站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高度推进中美经贸关系,努力发挥中美经贸关系的“压舱石”作用。
 
  文/黄永富
 
  “中国人民将继续与世界同行、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积极发展全球伙伴关系,坚定支持多边主义,积极参与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呼吁,“我们要同舟共济、合作共赢,坚持走开放融通、互利共赢之路,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加强二十国集团、亚太经合组织等多边框架内合作,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维护多边贸易体制。”
 
  近来,由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争端“硝烟弥漫”,对此关系到国家长远发展的重大问题,我方应站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战略高度,努力巩固和增强新时代中美经贸关系的“压舱石”作用。通过扩大彼此市场准入等开放举措,努力与美方实现在平等中追求合作共赢,在合作中共同改善贸易失衡,在共赢中实现和谐共处。
 
财经11.jpg
 
  打压中国的背后包藏祸心
 
  近年来,我国国力和国际影响力迅速提升,在美方一些人士看来,我国正在全方位地和美国争夺战略影响力和全球事务的主导权。去年特朗普政府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等报告将我国定位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以及“修正主义国家”。在经贸领域,为实现“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特朗普政府不惜对包括我国在内的任何所谓威胁到美国经济的经济体采取单边主义的贸易制裁。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起草并提交国会的《2018贸易政策纲要暨2017年度报告》就毫不掩饰地说,“美国将利用一切可用的工具,阻止中国——乃至其他任何效仿中国政策的国家——破坏真正的市场竞争”;“我们的贸易政策就如我们的国家安全政策一样,将始终寻求保护美国的国家利益”。
 
  根据美方统计,2017年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3752亿美元,而根据中方统计,2017年我国对美贸易顺差约合2780亿美元,中美贸易统计存在明显差异,相差近1000亿美元。无论如何,我国无疑是美国贸易逆差最大来源国。1945年,在谈判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时,英国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提出了解决国际收支失衡问题的基本原则,即逆差国和顺差国承担同等和对称的调整责任。当时美国代表团坚决反对这一原则,要求调整责任主要由逆差国来承担,原因在于美国当时(和随后较长的时间里)维持了相当规模的贸易顺差。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国际经济形势的巨大变化,美国已经由贸易顺差国转变成贸易逆差国。此时的美国又指责我国等顺差国,并逼迫顺差国承担调整责任,无视国际多边贸易体制,纯属“强盗逻辑”。另外,美国针对我国启动的“301调查”和“232调查”,在WTO成立后已经不再适用,是以国内法实施单边措施,完全违反以WTO为代表的国际多边贸易体制。
 
  从本质上看,虽然美国挑起的这场贸易摩擦是以中美贸易严重失衡为由,迫使我对美开放市场,但其核心指向却是我强国战略,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企图重演1980年代美日贸易战以遏制我国复兴。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参议院作证时列出了对我征收关税可能覆盖的十大高科技产业,包括航空产品、现代铁路、新能源汽车和高科技产品等,称它们是“中国制造2025”列出的、政府打算普遍扶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科技创新素来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的核心竞争优势。近年来,我国大量的资金投入和高效的执行力度带来科研成果的爆炸性成长。2015年我国的研发费用为1.4万亿元,超过全世界的20%。更为重要的是,我国政府早已不是科研投入的唯一主体,全国研发经费近八成是企业自行承担的,这在全世界也属于高比例(欧美的企业研发费用比例只有六成左右)。专利数量和质量直接反映企业创新能力的高低。我国从2011年起已成为专利申请第一大国,到2016年,我国企业的专利申请数量首次超过美、欧、日、韩的总和。我国持续的科研投入加速了西方尖端制造业优势的瓦解,损害了西方的既得利益,有些国家顺应形势,有些国家则抗拒变革。美方认为,“中国制造2025”所推动的每一领域几乎都触及美国具有核心竞争力的领域,到2025年将基本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这势必对美国不利。于是,特朗普政府不惜使用单边主义的保护措施,以打击我高科技的发展势头,拖慢我发展速度。

财经11.jpg
 
  推进中美经贸关系健康发展
 
  作为对美宣布的将对我500亿美元出口商品征收25%关税的回应,我国政府于4月4日宣布将依据有关法规和原则对约5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对等加征关税。这一举措得到了国内外的广泛支持,已足以展示我捍卫全球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和自身合法权益的坚定决心和意志。一时间,国内社会空前团结、同仇敌忾。我国采取一些精准反制措施很有必要,以打击特朗普政府对华激进贸易政策的嚣张气焰,旨在引导特朗普政府“改弦更张”,回到与我合作的轨道上来。
 
  中美经贸关系作为双边关系重要的“压舱石”,在历史上曾经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正如2017年底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在北京会面时提到的,“经贸合作是中美关系的稳定器和压舱石”;“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合作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巨大收益”。确保中美经贸关系这一“压舱石”继续发挥积极作用对于构建稳定的中美关系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尤其是在两国不可避免存在竞争的情况下,一个与时俱进的“压舱石”对于化解两国矛盾和冲突、实现合作共赢具有更为紧迫的现实意义。两国需要共同努力,超越目前的贸易争端,尊重彼此的传统,通过双边谈判,就双方共同关切的核心利益、核心关系、核心做法建立长效机制和准则,赋予“压舱石”新的内容。

  多措并举巩固“压舱石”
 
  首先,坚持“自由贸易”,占领道德制高点。习近平主席曾经指出,“我国是经济全球化的积极参与者和坚定支持者,也是重要建设者和主要受益者”。对于美方挑起的贸易摩擦,我国应站在道德制高点,旗帜鲜明地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坚持“自由贸易”。这将有利于进一步树立我负责任的大国形象,确立和巩固我在全球治理中的引领地位。事实上,尊重多边贸易体制,反对保护主义一直是国际社会的主流呼声。例如,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结束的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上,除美国之外,其他与会代表达成共识,坚决反对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推动世界经济可持续增长。
 
  其次,努力增加互信,中美相互扩大市场开放。习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宣布了我国将采取的四项扩大开放重大举措,即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主动扩大进口。他还宣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这些举措的有效实施将有望缩小中美贸易逆差。同时,我国可以要求美方对等扩大市场开放,尤其是高科技类产品市场。增加我对美石油、天然气等的采购规模,能源进口来源多样化既符合我能源安全战略,引入竞争机制,又能有效减少中美贸易失衡规模,缓和当前中美经贸摩擦,很值得考虑。
 
  再者,扩大与他国的贸易,寻求建立广泛统一战线。特朗普政府肆意践踏多边贸易规则和体制,向包括我国在内的诸多国家和地区挑起贸易争端,损害了多数国家的利益。在与美国进行贸易较量的过程中,我国要积极争取其他国家,尤其是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形成合力,以孤立和削弱美国的力量而不是被美国孤立。同时,我国要加快签署多边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协定,积极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和世界各国加强合作,使它们成为我国的利益相关方。
 
  最后,吸取前车之鉴,综合防范潜在风险。在1985~1995年期间,美国利用其强大的综合国力对日本展开包括贸易、金融、汇率等领域的多维打击,总计向日本发起了24例“301条款”案件调查,几乎全部迫使日本政府作出让步和妥协,自愿限制出口、开放市场和提高对外直接投资等。尽管当时的日本经济足够强大,但仍无法抵挡美国的贸易战攻势,以至于陷入了长期的低迷和停滞。
 
  在面临与美国贸易战的潜在风险时,我国需要综合防范各类经济金融风险,尤其需要在经济金融相对薄弱的领域加强监管,重点管理好外汇市场,防止出现人民币汇率的大幅波动。同时,由于外贸波动可能会波及我现货市场和其他金融市场,需要密切关注股票市场与房地产市场;需要控制好各部门杠杆率和地方以及企业债务水平,以防某些领域的局部风险爆发而导致出现系统性风险。(作者为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研究员)